劉鼎雄(Greg Liu)

劉鼎雄,一個朋友眼中愛笑、開朗的大男生,比一般人早面對死亡。這則新聞對我來說,提醒著我如何法活著, 不知道看完大雄朋友的留言你有什麼感想, 我覺得滿感動的.

生老病死人人都會遇到, 很多世間名詞(ex:時間, 金錢, 工作, 事業, 家庭, 親情, 愛情) 的定義或你的價值觀, 也許會因為大雄的故事而有小小的改變.

==================
2014-06-21 旗山醫院33歲的醫務專員「大雄」因為腦動脈瘤破裂自發性出血在家昏倒,當天在旗山醫院緊急開刀後腦壓持續升高,情況一直不樂觀。

住院期間,院方全力挽救,家屬悲慟祈禱,朋友也在臉書上不斷祈福集氣,一切努力仍無法挽救這條年輕生命。

2014-06-25日中午,神經外科醫師解釋病患器官出現衰竭,當天家屬做出器捐決定;

轉院到長庚醫院,器捐小組評估發現「大雄」心肺功能良好,2014-06-26日共摘除心、肝、腎、眼角膜、血管、骨骼等器官。

https://www.facebook.com/liu.d.xiong.1

2014-06-20, 事發的前一天, 故事從一支全家便利商店的芒果冰淇淋開始:

2014-06-21, 事發當天, 與死神拔河中.

2014-06-22 事發的隔天.

正常血壓, 收縮壓/舒張壓

  • 正常血壓:低於140/90mmHg
  • 高血壓:血壓高於160/95mmHg

顱內壓(就是常說的腦壓),縮寫為ICP,指的室密閉頭顱內實際存在的壓力。

一般認為正常腦壓界於0 -15毫米汞柱(mmHg),但我們會在腦壓高於20毫米汞柱以上才會進行較積極的降腦壓步驟。不過神經外科加護過程中,我們真正介意的是保持大腦血液循環足夠維持腦部代謝。

局部大腦血液循環可透過特殊感應器來測量,但是整體的循環卻只能透過腦壓和血壓之間的換算,間接求得。簡單來說,我們認為大腦的血流灌注量,可以用大腦灌注壓(CCP)來表示。簡單的公式可以們進一步了解血壓和腦灌注壓的關係:腦灌注壓=平均血壓-顱內壓(= 腦壓)。

正常腦灌注壓需在55 -60毫米汞柱以上,一但降太低就將造成腦部循環不足,大腦即有缺血,缺氧的危險。換句話說,當顱內壓力過高,將會抵銷腦灌注壓,減少腦的血流供應到大腦,產生進一步的腦組織缺血,而腦組織缺血又引發腦部血管擴張,使腦水腫更加惡化,腦壓進一步升高。

如此惡性循環,如果沒有適當處置,將造成腦部嚴重缺氧,出現不可逆傷害,甚至腦血流停止而腦死。腦壓增高的情形最常見為腦外傷出血或腦腫,中風性腦出血,各式腦瘤,水腦,腦膿瘍等。


昏迷指數的定義是由三項動作評估後的總和,從 3 分到 15 分 例如 E1V 1M 1 是 3 分 ,E1V 2M 5 是 8 分,E4V 5M 6 是滿分 15 分。 E 代表 EYE (睜眼反應) , V 代表 VERBAL(語言反應),M 代表 MOTOR(動作反應)

各分數的評分意義是
睜眼反應

  • E4 :眼睛自發性的睜開著。
  • E3 :眼睛對聲音會睜開。(譬如叫他,他會睜開眼睛)
  • E2 :受痛刺激時會睜開眼睛。(譬如捏他,他會睜開眼睛)
  • E1 :怎麼刺激,眼睛都不會睜開。(反應喪失)

言語反應

  • V5 :言語正常。
  • V4 :言語判斷力喪失。胡言亂語。
  • V3 :嗜睡,說幾句就昏睡。
  • V2 :有出聲,但只是呻吟。
  • V1 :怎麼刺激都不出聲。(言語反應喪失)

動作反應

  • M6 :可遵照指示動作。(譬如要他舉手,就會舉手)
  • M5 :神智尚可知道痛在何處。(捏他,他手會來揮開你的手)
  • M4 :對痛的刺激只有退縮反應。(捏他,他只會手彎起來,向胎兒)
  • M3 :大腦皮質功能喪失。對刺激都是兩腳僵硬打直,兩手向上扭曲。
  • M2 :大腦中腦都功能喪失。對刺激都是兩腳僵硬打直,兩首向下扭曲。
  • M1 :什麼反應都沒有。

 

如果昏迷指數是 3 分 (E1V 1M 1),就是什麼反應都沒有了。

 

2014-06-23 事發後第2天, 在加護病房裡的大雄會流淚, 不確定有沒有聽的到家人的聲音, 確定的是降腦壓藥和引流似乎沒有讓腦壓有效降低.

 

2014-06-25 事發後第4天,  回顧大雄事發前身體是有警訊的, 一般人可能都輕視了.

 

2014-06-25  事發後第4天, 轉院到長庚準備器捐.

 

每一個親朋好友, 每個人都在期待著奇蹟發生.

 

2014-06-26  事發後第5天.

 

2014-06-27  事發後第6天.

 

2014-06-28  事發後第7天

 

2014-07-03 致全體工作人員感謝函

全體先生、小姐:
中華民國103年6月21號,一個我永遠會記得的日子;一段感到時間最長的高鐵;一趟最難熬的高雄客運。從小弟鼎軒的電話中得知大哥鼎雄在家昏倒送醫,迫不及待地從台中中國醫藥大學的實驗室立即趕回家,一路上不斷的擔心那個在我心中永遠開朗的大哥。趕到署立旗山醫院時,只見一臉擔心的媽媽,弟弟,及旗山醫院醫務室黃主任,由他們口中得知大哥已經在開刀房搶救。

急性腦動靜脈瘤破裂,這個又熟悉又讓我害怕的病症竟然出現在最親愛的家人身上,而且還是只有33歲的大哥身上。手術歷經數小時中,腦中不斷冒出30年與大哥相處的點點滴滴,讓手術時間就如同30年一樣漫長。

在我身邊停滯的時間一下被手術房大門打開的聲音再次推動,署立旗山醫院的辛明泰醫師告知手術相當順利,腦中出血已經止住,而血塊也已經清除乾淨。我們一邊不斷感謝辛醫師的幫忙,一邊將大哥移往加護病房中繼續觀察治療。

在加護病房的期間,不斷有大哥的親戚,上司,同事和朋友來與大哥加油打氣,網路臉書上也持續有大哥的朋友幫忙禱告,大家都期望著大哥可以醒來繼續陪伴大家。但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大哥的腦部持續水腫,腦壓也不斷攀升。

直到25號早上,辛醫師告知大哥的情況很不樂觀並要我們做好最壞的打算,當天中午在全家人的討論後,我們決定將平時最有愛心的大哥進行器官捐贈,讓大哥最健康的身體可以去救更多人。

器官捐贈是一個與時間賽跑的馬拉松,旗山署立醫院黃主任馬上與高雄長庚聯絡,當天下午協調師淑玲在講解完相關事項後,立即將大哥轉往高雄長庚評估治療。非常感謝淑玲協調師整晚照顧大哥讓大哥可以撐到完成器官移植。26號早上7點50分,第二次腦判結果確定大哥腦死,10點30進入手術房完成大哥最後偉大的壯舉。

整個過程中,非常感謝旗山醫院醫務室黃主任全程陪伴我們走過這一切,並且協助處理所有的事項,以及感謝旗山醫院上上下下的醫生護士對大哥的悉心照顧。也感謝高雄長庚醫院的翠蘋和淑玲,一直很有耐心愛心的在旁安慰及處理相關事宜。尤其感謝永豐生命禮儀師黃杰,從大哥進入開始就細心的安排一切事務一步步克服接踵而來的狀況,在我們最無助最徬徨的時候,協助我們圓滿的處理大哥的後事。最後感謝所有相關的人員,有大家的協助才能讓大哥安心的步上器捐的慈善之道。也祝福所有哥哥的受贈者都能健康康復。

鼎元 敬謝
中華民國103年7月3號

 

相關文章

寫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