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的安樂死

也許,這是作家瓊瑤所想要的一種死亡方式。

老爺爺Peter罹患了俗稱「漸凍人」的運動神經元疾病,漸漸不良於行,不想再拖累妻子,於是開始一直尋找體面地死去的方式。最後,Peter選擇平靜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相伴多年的妻子就陪在身邊。

這種自殺的方式和交大研究生擔心延畢而想不開燒碳有什麼不同?
https://udn.com/news/story/7315/2577062

Facebook Video:
https://www.facebook.com/sinaweibo.tw/videos/10213776846563788/

他是一個作家,不過卻患有阿茲海默症!生命有時候就是這樣讓人無奈……😢😢😢(影片來源:微博/最神奇的視頻:https://goo.gl/qXbh8P)

โพสต์โดย 微博 บน 11 กรกฎาคม 2017

 

影片截圖:


瓊瑤(1938年4月20日-),本名陳喆(筆名出自《詩經》:「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是臺灣著名的言情小說作家、影視製作人、華語歌曲作詞人。畢業於臺北市立中山女高;丈夫是皇冠文化負責人平鑫濤。其九歲便發表了第一篇小說《可憐的小青》,16歲時以心如為筆名發表小說《雲影》。25歲時,在《皇冠雜誌》發表了正式出道作《窗外》。自1959年結婚後,長期定居高雄。

瓊瑤寫給兒子和兒媳的一封公開信,預約自己的美好告別:

親愛的中維和琇瓊:

這是我第一次在臉書上寫下我的心聲,卻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封信 。

《預約自己的美好告別》是我在《今周刊》裡讀到的一篇文章,這篇 文章值得每個人去閱讀一遍。在這篇文章中,我才知道《病人自主權 利法》已經立法通過,而且要在2019年1月6日開始實施了!換 言之,以後病人可以自己決定如何死亡,不用再讓醫生和家屬來決定 了。對我來說,這真是一件太好太好的喜訊!雖然我更希望可以立法 《安樂死》,不過,《尊嚴死》聊勝於無,對於沒有希望的病患,總 是邁出了一大步!

現在,我要繼沈富雄、葉金川之後,在網路公開我的叮嚀。雖然中維 一再說,完全瞭解我的心願,同意我的看法,會全部遵照我的願望去 做。我卻生怕到了時候,你們對我的愛,成為我「自然死亡」最大的 阻力。承諾容易實行難!萬一到時候,你們後悔了,不捨得我離開, 而變成葉金川說的:「聯合醫生來凌遲我」,怎麼辦?我想,你們深 深明白我多麼害怕有那麼一天!現在我公開了我的「權利」,所有看 到這封信的人都是見證,你們不論多麼不捨,不論面對什麼壓力,都 不能勉強留住我的軀殼,讓我變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臥床老 人!那樣,你們才是「大不孝」!

今天的《中國時報》有篇社論,談到台灣高齡化社會的問題,讀來觸 目驚心。它提到人類老化經過「健康→亞健康→失能」三個階段,事 實上,失能後的老人,就是生命最後的階段。根據數據顯示,台灣失 能者平均臥床時間,長達七年,歐陸國家則只有2週至一個月,這個 數字差別更加震撼了我!台灣面對失智或失能的父母,往往插上維生 管,送到長照中心,認為這才是盡孝。長照中心人滿為患,照顧不足 ,去年新店樂活老人長照中心失火,造成6死28傷慘劇,日前桃園 龍潭長照中心又失火,造成4死11傷的慘劇!政府推廣長照政策, 不如貫徹「尊嚴死」或立法「安樂死」的政策,才更加人道!因為沒 有一個臥床老人,會願意被囚禁在還會痛楚、還會折磨自己的軀殼裡 ,慢慢的等待死亡來解救他!可是,他們已經不能言語,不能表達任 何自我的意願了!

我已經79歲,明年就80歲了!這漫長的人生,我沒有因為戰亂、 貧窮、意外、天災人禍、病痛……種種原因而先走一步。活到這個年 紀,已經是上蒼給我的恩寵。所以,從此以後,我會笑看死亡。我的 叮囑如下:

一、 不論我生了什麼重病,不動大手術,讓我死得快最重要!在我能作主 時讓我作主,萬一我不能作主時,照我的叮囑去做!
二、 不把我送進「加護病房」。
三、 不論什麼情況下,絕對不能插「鼻胃管」!因為如果我失去吞嚥的能 力,等於也失去吃的快樂,我不要那樣活著!
四、 同上一條,不論什麼情況,不能在我身上插入各種維生的管子。尿管 、呼吸管、各種我不知道名字的管子都不行!
五、 我已經註記過,最後的「急救措施」,氣切、電擊、葉克膜……這些 ,全部不要!幫助我沒有痛苦的死去,比千方百計讓我痛苦的活著, 意義重大!千萬不要被「生死」的迷思給困惑住!

我曾說過:「生時願如火花,燃燒到生命最後一刻。死時願如雪花, 飄然落地,化為塵土!」我寫這封信,是抱著正面思考來寫的。我會 努力的保護自己,好好活著,像火花般燃燒,儘管火花會隨著年邁越 來越微小,我依舊會燃燒到熄滅時為止。至於死時願如雪花的願望, 恐怕需要你們的幫助才能實現,雪花從天空落地,是很短暫的,不會 飄上好幾年!讓我達到我的願望吧!

人生最無奈的事,是不能選擇生,也不能選擇死!好多習俗和牢不可 破的生死觀念鎖住了我們,時代在不停的進步,是開始改變觀念的時 候了!

生是偶然,死是必然

談到「生死」,我要告訴你們,生命中,什麼意外變化曲折都有,只 有「死亡」這項,是每個人都必須面對的,也是必然會來到的。倒是 「生命」的來到人間,都是「偶然」的。想想看,不論是誰,如果你 們的父母不相遇,或者不在特定的某一天某一時某一刻做了愛,這個 人間唯一的你,就不會誕生!更別論在你還沒成形前,是幾億個王子 在衝刺著追求一個公主,任何一個淘汰者如果擊敗了對手,那個你也 不是今日的你!所以,我常常說,「生是偶然」,不止一個偶然,是 太多太多的偶然造成的。死亡卻是當你出生時,就已經註定的事!那 麼,為何我們要為「誕生」而歡喜,卻為「死亡」而悲傷呢?我們能 不能用正能量的方式,來面對死亡呢?

當然,如果橫死、夭折、天災、意外、戰爭、疾病……這些因素,讓 人們活不到天年,那確實是悲劇。這些悲劇,是應該極力避免的,不 能避免,才是生者和死者最大的不幸!(這就是我不相信有神的原因 ,因為這種不幸屢屢發生。)如果活到老年,走向死亡是「當然」, 只是,老死的過程往往漫長而痛苦,親人「有救就要救」的觀念,也 是延長生命痛苦的主要原因!我親愛的中維和琇瓊,這封信不談別人 ,只談我——熱愛你們的母親,懇請你們用正能量的方式,來對待我 必須會來臨的死亡。時候到了,不用悲傷,為我歡喜吧!我總算走完 了這趟辛苦的旅程!擺脫了我臨終前可能有的病痛!

無神論等於是一種宗教,不要用其他宗教侵犯我

你們也知道,我和鑫濤,都是堅定的「無神論者」,尤其到了晚年, 對各種宗教,都採取尊重的態度,但是,卻一日比一日更堅定自己的 信仰。我常說:「去求神問卜,不如去充實自己!」我一生未見過鬼 神,對我來說,鬼神只是小說戲劇裡的元素。但是,我發現宗教會安 慰很多痛苦的人,所以,我尊重每種宗教,卻害怕別人對我傳教,因 為我早就信了「無神論教」!

提到宗教,因為下面我要叮嚀的,是我的「身後事」!

一、 不要用任何宗教的方式來悼念我。
二、 將我儘速火化成灰,採取花葬的方式,讓我歸於塵土。
三、 不發訃文、不公祭、不開追悼會。私下家祭即可。死亡是私事,不要 麻煩別人,更不可麻煩愛我的人——如果他們真心愛我,都會瞭解我 的決定。
四、 不做七,不燒紙,不設靈堂,不要出殯。我來時一無所有,去時但求 乾淨利落!以後清明也不必祭拜我,因為我早已不存在。何況地球在 暖化,燒紙燒香都在破壞地球,我們有義務要為代代相傳的新生命, 維持一個沒有污染的生存環境。
五、 不要在乎外界對你們的評論,我從不迷信,所有迷信的事都不要做! 「死後哀榮」是生者的虛榮,對於死後的我,一點意義也沒有,我不 要「死後哀榮」!後事越快結束越好,不要超過一星期。等到後事辦 完,再告訴親友我的死訊,免得他們各有意見,造成你們的困擾!

「活著」的起碼條件,是要有喜怒哀樂的情緒,會愛懂愛、會笑會哭 、有思想有感情,能走能動……到了這些都失去的時候,人就只有軀 殼!我最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失智和失能。萬一我失智失能了,幫我 「尊嚴死」就是你們的責任!能夠送到瑞士去「安樂死」更好!

中維,琇瓊!今生有緣成為母子婆媳,有了可柔可嘉後,三代同堂, 相親相愛度過我的晚年,我沒有白白到人間走一趟!愛你們,也愛這 世上所有愛我的人,直到我再也愛不動的那一天為止!

我要交待的事,都清清楚楚交待了!這些事,鑫濤也同樣交待給他的 兒女,只是寫得簡短扼要,不像我這麼嘮叨。不寫清楚我不放心啊! 我同時呼籲,立法「尊嚴死」採取「註記」的方式,任何健康的人, 都可在「健保卡」上註記,到時候,電腦中會顯示,免得兒女和親人 為了不同方式的愛,發生爭執!

寫完這封信,我可以安心的去計劃我的下一部小說,或是下一部劇本 !可以安心的去繼續「燃燒」了!對了,還有我和我家那個「貓瘋子 」可嘉,我們祖孫兩個,正計劃共同出一本書,關於「喵星人」的, 我的故事,她的插圖,我們聊故事就聊得她神彩飛揚,這本書,也可 以開始著手了!

親愛的中維和琇瓊,我們一起「珍惜生命,尊重死亡」吧!切記我的 叮嚀,執行我的權利,重要重要!

你們親愛的母親
瓊瑤 寫於可園
2017年3月12日

Facebook網友回應

相關文章

寫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