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該懷疑自己是不是對的

前幾天小朋友去洗澡,然他用頭去撞浴室的門,我很生氣,就用手掌打了他的背,我問他:「為什麼要用頭去撞浴室的門」,他回:「那個門就一直靠過來呀」。在我打他之前,他妹妹抱住我的腳,一直邊哭邊說:「我要別條褲子,這條褲子剛掉到地上」,我跟妹妹說:「這條褲子已經是新的了,趕快去洗澡。」,妹妹完全進入「非理性狀態」,無法正常的溝通,也沒辦法命令他去做任何事情,後來是順從妹妹的意思,又換了一條新褲子給妹妹,最後順利洗完妹妹,然後換弟弟去洗。

弄完妹妹,我覺得的耐心已被幾乎全部完了,然後,弟弟又做出類似自殘(用頭去撞門)的行為,我看了很生氣就用力地打了他的背,他說:「被打了很痛耶!」,我回覆他:「你看我的手都紅起來了,我也很痛耶!」


上面就是幾陣子的故事,我最近每天都在想這件事情,發發呆的時候,也拿出來想一想。這個事情有很多的「疑點」,或是我可以改進的地方。

首先,我在想什麼是「對的事情」,通常我們都會覺得,自己都在做對的事情,所以很難察覺我們還有什麼可以改進的地方,我自己在這個故事發生之後,當下覺得自己做的很對,這小孩該打,但是,隔天有2個看到我打小孩的人都跟我說我醬子打小孩不太好,其中個還跟我說,下次打小孩不要在他面前打,他想看到。一個人說還沒什麼感覺,2個人跟我反應,我就想說,好吧,我來想想看,是不是自己有地方沒做好。結論:看到別人可能有地方可以改進,隔天可以婉轉地跟別人說說看。

弟弟用頭去撞門,是對健康不太好,但似乎沒有撞的很用力,可能影響不太,沒有體罰他,似乎也沒關係,所以第2個問題是「體罰必要性」的問題。


故事的隔天,有一個人也在案發現場的人傳訊息給我,問我是不是在氣他,我回沒有,他問我,為什麼會想打小孩,可以跟他們好好講就好了,我說,我有試過,常常會失敗,小朋友常聽不進去,叫不動,或聽完就忘了,用打的比較有效率,立竿見影,馬上就可以看到成效,用體罰叫小朋友做事,也都叫的動,很方便,他似乎說不動我,就回我,他不喜歡看到,希望我下次打小孩不要在他面前打。

我在思考的問題是「沒有體罰會不會比較好?」、「沒有效率會怎麼樣?」

我後來還去問現在工作的同事說:「你爸小時候有沒有常打你?」,同事回答:「滿常的」,我接著問:「那你還記得為什麼事情打你嗎?」,他回答不記得,我接著問:「會不會是你爸看你不順眼就打你?」,同事回:「可能哦」。我在偷偷在想,我會不會只是在氣頭上,看小孩不順眼就打他2下來出氣?似乎真的可能是這樣。


回憶那天發生的事情,先被妹妹惹惱,為什麼我會有「耐心已被幾乎全部完了」的這種想法?現在想起來,這種想法,滿好笑的,只要去質疑一下這個想法,這個想法應該不需要存在我的信念裡,下次應該比較不會發生這種「非理性」 的思考模式,不知道是不是被妹妹非理性的又哭又鬧給傳染。

理性地思考一下,妹妹和弟弟,應該都是獨立的事件,應該需要用各別的感情和情緒去處理。針對弟弟做的事情,是沒有必要去打他,針對耐心的事情,與其去相信「自己沒有耐心」的想法,還有更多值得去相信的信念,例如:

  • 一天沒洗澡也不會怎麼樣。
  • 為什麼耐心需要有限額?
  • 生命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面,對小孩生氣,體罰他們,是讓生活(日子)過的比較好,還是比較糟?
  • 體罰他們,讓做事情比較有效率,是為我好,還是為他們好,是為了方便我自己,還是為方便他們,可能是方便我自己的機率和成分高一點。

C語言、其他程式語言、課業、溝通技巧、樂觀、不生氣、行動力這些看不見技能和我們肉身的肌肉一樣,需要經過多次的練習,才能變的更強壯、更熟練。但去練習一件不喜歡的事情,無法持久而且心裡也會不舒服,效率不好。


「 修己,以清心為要。涉世,以慎言為先。律己,宜帶秋氣。處世,須帶春風。」

– 李叔同(1880.10.23—1942.10.13)

 

 

相關文章:

想成為和你一樣的人
http://max-everyday.com/2017/06/be-a-man-like-you/

世事的好壞,全看你怎麼想 – 莎士比亞
http://max-everyday.com/2016/05/hamlet-good-or-bad/

好想學會怎麼不生氣、不沮喪,只看到開心的事情
http://max-everyday.com/2017/11/only-see-happy-things/

不能控制孩子的行為,但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緒
http://max-everyday.com/2017/12/self-control/

 

Facebook網友回應

1則留言

  1. 過去曾經強烈贊成體罰,直到進入家長腳色,涉獵一些資訊後,開始強烈反對。
    有些個人想法,與你交流,同時感謝你的部落格,也經常提供好的資訊。
    想法轉化的過程,與你有些相識,最後支持我的信念是
    1.孩子是會學習的,體罰跟權威的言語管教,是否在這個社會,這樣的處理事情方式,是他們長大應該要學會的?在台灣短時間,他們應該不需要,所以盡量不用體罰跟權威的言語管教。
    2.在當下使用這種方式管教,家長期望的是甚麼?他們能真的明白事情的道理嗎?
    還是,屈服於長者權威跟暴力,對於事件真正的原因,不在乎,也不可能會去思考。

    感恩,長期你的生活資訊分享。

寫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