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安全網,不只是警察和社工的事

這個媽媽講話,常讓我流睙。

我始終相信,孩子在充滿愛的環境下成長,養出一個充滿愛的孩子,長大後,他不可能去做出讓人心碎至極的事情。


Facebook影片:
https://www.facebook.com/wanyu.claire/videos/435698617100010/

2016.03.29 事發隔天,與馬前總統對話

「社會安全網,不只是警察和社工的事。」 我始終相信,孩子在充滿愛的環境下成長,養出一個充滿愛的孩子,長大後,他不可能去做出讓人心碎至極的事情。 參選到現在,我密集地和許多人談到「社會安全網」的問題,有些記者朋友聽了後問說:這些想法是因為準備要參選,才開始建構的嗎? 其實,我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想的。 回想當時,其實在失去小燈泡的隔天,那個最痛的時刻,我也曾向當時的總統馬英九提出這樣的意見。大女兒小蝌蚪在事後和我們說,她用手機把這個過程拍了下來。 當時馬總統第一時間提的作法,還是只有要提高「見警率」。 我當時的狀態其實沒辦法思考太多,就是非常直接地回應:這樣的做法無助於解決問題。 我對他說,提高見警率對這種無差別攻擊事件的效果十分有限,即使三步一崗、五步一哨,也是防不勝防,況且也沒有那麼多的警力;我們應該要從整個系統面來看問題,要從家庭、教育等各個面向來思索對策。 坦白説,當時的氣氛有點尷尬,馬總統可能沒有想到家屬會有這樣的反應。連當時的行政院長張善政,都向大經建議,要多關心我的狀態。 的確,或許就像當初大家在媒體看到我時一樣驚訝,「為什麼一個遭逢巨變的人,還能夠如此冷靜,在總統面前侃侃而談?」。 甚至,有人認為我這樣不正常。 但其實我從那個當下到現在,想的真的都是同一件事情:我真的不希望這樣的悲劇,再次發生在任何家庭。因為這對每個父母來說,都是百分之百的心碎。 我們可不可以不要在每次發生這種事情之後,就想要提出單一的解方,宣稱這樣就能解決問題? 就好像後來,柯文哲市長來的時候說,小燈泡事件離北投文化國小女童案,才不到一年的時間。這中間市府找了很多專家學者,共商因應之道,但也沒有具體的結論。這顯然不是透過地方政府來開會就能解決的問題。 又或是前幾天,前行政院長賴清德提到當年小燈泡的案件,又再次承諾要完善社會安全網、擴大社工服務,建構多元整合服務等。 擴大社工量能的確是方向之一,但社工勞動條件的惡化,至今仍是還沒有解決的問題。 社會安全網的問題要如何解決?我們期待和執政黨共同尋找解方。 我們知道,政府要解決的問題多如牛毛,隨著時間,這類的事情也可能漸漸從人們的記憶中抹去,但這不意味著問題就此解決。難道要直到出現了下一個受害者,才又再喚起社會的檢討聲嗎? 如何讓我們的環境不再出現所謂的「高危險群」?我想這才是問題的核心。 如果你有愛,你不會對社會大眾做這些事,你不會忍心看愛你的人為你難過,更不會忍心對一個小孩下手。 我希望我們現在開始,養出來的每一個孩子,都不會願意再做這樣的事情。 要如何做到這點?我沒有簡單的答案。 如果真的要成為一個立法委員,我也不會輕易去告訴大家:相信我吧,我這裡就有一個單一的解方。 而是我會非常坦誠地告訴各位:我和你一樣害怕,但我們可以一起尋找答案。 往前走一定有光,我們一起走吧。

Posted by 王婉諭 on Wednesday, December 11, 2019

Facebook 貼文:

「社會安全網,不只是警察和社工的事。」
 
我始終相信,孩子在充滿愛的環境下成長,養出一個充滿愛的孩子,長大後,他不可能去做出讓人心碎至極的事情。
 
參選到現在,我密集地和許多人談到「社會安全網」的問題,有些記者朋友聽了後問說:這些想法是因為準備要參選,才開始建構的嗎?
 
其實,我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想的。
 
回想當時,其實在失去小燈泡的隔天,那個最痛的時刻,我也曾向當時的總統馬英九提出這樣的意見。大女兒小蝌蚪在事後和我們說,她用手機把這個過程拍了下來。
 
當時馬總統第一時間提的作法,還是只有要提高「見警率」。
 
我當時的狀態其實沒辦法思考太多,就是非常直接地回應:這樣的做法無助於解決問題。
 
我對他說,提高見警率對這種無差別攻擊事件的效果十分有限,即使三步一崗、五步一哨,也是防不勝防,況且也沒有那麼多的警力;我們應該要從整個系統面來看問題,要從家庭、教育等各個面向來思索對策。
 
坦白説,當時的氣氛有點尷尬,馬總統可能沒有想到家屬會有這樣的反應。連當時的行政院長張善政,都向大經建議,要多關心我的狀態。
 
的確,或許就像當初大家在媒體看到我時一樣驚訝,「為什麼一個遭逢巨變的人,還能夠如此冷靜,在總統面前侃侃而談?」。
 
甚至,有人認為我這樣不正常。
 
但其實我從那個當下到現在,想的真的都是同一件事情:我真的不希望這樣的悲劇,再次發生在任何家庭。因為這對每個父母來說,都是百分之百的心碎。
 
我們可不可以不要在每次發生這種事情之後,就想要提出單一的解方,宣稱這樣就能解決問題?
 
就好像後來,柯文哲市長來的時候說,小燈泡事件離北投文化國小女童案,才不到一年的時間。這中間市府找了很多專家學者,共商因應之道,但也沒有具體的結論。這顯然不是透過地方政府來開會就能解決的問題。
 
又或是前幾天,前行政院長賴清德提到當年小燈泡的案件,又再次承諾要完善社會安全網、擴大社工服務,建構多元整合服務等。
 
擴大社工量能的確是方向之一,但社工勞動條件的惡化,至今仍是還沒有解決的問題。
 
社會安全網的問題要如何解決?我們期待和執政黨共同尋找解方。
 
我們知道,政府要解決的問題多如牛毛,隨著時間,這類的事情也可能漸漸從人們的記憶中抹去,但這不意味著問題就此解決。難道要直到出現了下一個受害者,才又再喚起社會的檢討聲嗎?
 
如何讓我們的環境不再出現所謂的「高危險群」?我想這才是問題的核心。
 
如果你有愛,你不會對社會大眾做這些事,你不會忍心看愛你的人為你難過,更不會忍心對一個小孩下手。
 
我希望我們現在開始,養出來的每一個孩子,都不會願意再做這樣的事情。
 
要如何做到這點?我沒有簡單的答案。
 
如果真的要成為一個立法委員,我也不會輕易去告訴大家:相信我吧,我這裡就有一個單一的解方。
 
而是我會非常坦誠地告訴各位:我和你一樣害怕,但我們可以一起尋找答案。
 
往前走一定有光,我們一起走吧。


文章截圖:

Facebook網友回應

您可能也會感興趣的文章...

甘仲維(墨鏡哥)

生活小事

今天要分享一個人盲心不盲的人,叫作甘仲維(墨鏡哥)。他的 Facebook粉絲團:https://www.fa […]

Read More

LINE 免費貼圖 2017-01-17

生活小事

本周的免費貼圖首推全家便利商店的妖怪手表貼圖,三井住友和au電信的貼圖需要「解除封鎖」+「填問卷」,問卷很簡單 […]

Read More

不認輸的骨氣

生活小事

分享一本書:「不認輸的骨氣」,我也想要有像作者(江孟芝)這樣子的骨氣,但相對要付出的代價和風險似乎有點高。這本 […]

Read More